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 2020年,还敢说中国特效5毛钱?

时间:2020-07-11 22:00 点击:164

  这个时候只能在保证效果的情况下,重新做场景的优化。最后优化到了5到6个小时就可以渲染一帧的状态。很多人挖苦中国电影“五毛钱特效”。特效出问题,无外乎这么几个原因:一个是制作周期不够。一个是资金不够。还有一个可能是在艺术创作时忽略了很多细节。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没有做不好的。

  像PO朝霆的强项是电脑合成和调色,天工异彩在DIT和前期制作方面实力不俗。在实际的特效制作过程中,一部电影往往是集合各家的特点,取各家之长,共同协作而成。

  丁燕来是特效公司橙视觉的联合创始人,也是《流浪地球》的特效总监。

  MORE VFX从广告公司起家,到专注于电影特效,黄渤的《一出好戏》,郭子健的《悟空传》都有他们的身影。比如,《一出好戏》里那艘大船,其实是特效做出来的。大船实拍取景选了两个地方,一个是太平洋上的小岛,一个是青岛的摄影基地。其实取景是很重要的,取景取得好,后期制作会节约大量的时间。我们当时在太平洋小岛上做了一个大船的置景,整个置景全是用绿背等比还原大船的比例。

  大多数影片并没有如此之大的投资,这也是为何头部影片能够实现更好的画面效果,毕竟有相对充裕的资金去实现特效要求。同时,特效也需要时间去实现。但国内,动则更改上映日期已见怪不怪,给特效制作团队制造了很多客观上的难题。

  《流浪地球》导演郭帆

  我们要感谢“五毛钱特效”这个事。因为“五毛钱特效”的说法出来以后,导演和制片人不愿意让自己的影片被人家骂成只值五毛钱,他们才愿意花更多的资金找更专业的团队去制作他们的影片。

  目前国内特效行业能摸索出来的套路性的东西还不多。像《阿丽塔》里面的技术,就算你拿到国内,也根本没有人会用,甚至于说我们连为什么要这么做都不知道。尤其是在高端生物这一块。写实级别的人物、表情,甚至于它的拍摄方法,都存在很大的差距。

  后来郭帆导演也说了,如果有《流浪地球2》,我们肯定会按照合理的工业体系的标准去做,包括工作时间、制作周期,以至资金上都会更加地合理化。

  丁燕来在《流浪地球》之前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对制作大体量的科幻电影毫无概念。是他和郭帆带领特效团队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在不断地摔跟头中摸索出了一条路。

  丁燕来

  《动物世界》海报

  宏观上面的差距就更大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包括影片的类型化、工业化、标准化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科学有效的管理方式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人员素质等等。

  以上种种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都能从某个侧面来说明国内特效技术和国外顶尖技术的差距所在。这也是为何在《流浪地球》上映时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这部如导演郭帆所说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75%特效都是由国内团队制作的国产科幻电影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在赢得了市场和观众的口碑之后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也会被部分网友所杠上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认为其特效多是国外人的功劳。

  取景过程中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现场指导会对整个场景做一个全三维的扫描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这个扫描技术现在已经相当成熟了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可以直接把整个环境当中的颜色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还有光感都能扫描下来。到三维制作的时候,我们把扫描的场景再做一些优化就可以了。

  中美技术差距原因:起步晚、制作体系不完善

  《流浪地球》完成之后,所有的公司都在说,我们虽然制作出了一个很优质的电影,但其实都不挣钱。“不挣钱”已经是最好的状态了,我们很有可能都得拿着别的项目的利润去背这个项目,这也是情怀的一部分吧。电影不能总用情怀来做,毕竟公司要活下去,就必须要挣到钱。

  如果说,《流浪地球》是中国电影特效行业向前迈出的一大步,这一步是怎么迈出的?而迈出这一步之后,中国的特效大片与《复仇者联盟4》《阿丽塔》《狮子王》这样的片子还有多大的差距?

  丁燕来:"在中国做电影特效真的很难"

  来源:时光网、一起拍电影

  责任编辑:

  《阿丽塔》

  魏明:"说高不成低不就有点自贬,但其实差不多"

  一个好的特效制作跟前期的设计、拍摄,以及后期的制作这三个环节是密不可分的。没有孰轻孰重。参与《流浪地球》特效制作的艺术家大概一共有2000多名,主要由More、橙视觉、Pixomondo和Dexter这四家特效公司参与。

  做大船特效的过程很漫长,光材质环节就用了将近半年的时间。

  作为有追求的特效团队,MORE VFX曾经主动要求承接《流浪地球》里的高难度镜头。他们最终如偿所愿,但也吃了不少苦头,有一个长镜头连做了六个月才过关。在魏明看来,中国电影特效的进步是有目共睹的,但差距也是不容忽视的。他直截了当地说,《阿丽塔》的技术拿到中国来,也没人知道该怎么用。说中国特效行业“高不成,低不就”可能有点自贬,但意思也差不多,总之还是在路上。

  因为《流浪地球》是第一部大体量的中国科幻片,我们没有可借鉴的经验,甚至没有跑过这么一套完整的流程,所以我们在制作过程中也交了很多学费,摔了很多跟头。

  因为大船里面的零部件特别多,细节特别多,这些东西都需要一步一步来做,一个一个来做,就是为了达到最真实的效果。像大船上面的一些铁锈,还有它的一些固有色,我们都要细致地去参考、琢磨。

  很多时候,特效团队其实也是背锅的所在。在观众们指责“五毛特效”的背后,是国内电影制作工业体系的不完善。一般来说,在好莱坞,特效工作的展开是和影片拍摄同时甚至前置的,导演会根据前期的动画预演来确定之后的拍摄方案和内容,且特效技术的实现也需要其他如美术、摄影、道具等各部门的配合。

  而在国内,现在依然有很多影片直到后期才开始特效工作,在这个时候前期拍摄的素材未必达到制作标准。再加上,特效烧钱,通俗来讲,“一分价钱一分货”,想要实现理想的特效技术需要大量资金的支持。

  当你真正的进入到制作的细节之后,你会发现里面存在着很多不可预知的技术壁垒。比如,我们当时做备战仓库那个场景,总共也就十几个镜头,但是对于我们来说,那里面的资产量是非常巨大的。我们当时把所有的细节对接完以后,发现渲染一帧可能就需要23到24个小时,这么大的量,很多机器是无法渲染的。

  在这背后,是长久以来普通观众们对国产特效技术的不自信和不相信。毕竟,确实有过那么一段时间,我们所看到的特效技术有那么些难以言表,且即便是如《流浪地球》、《哪吒之魔童降世》、《战狼2》等电影在阶段性展现了我们国内特效团队的实力,但和国外的视效大片相比,依然还是能看出差别。

  《流浪地球》剧照

  《流浪地球》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中国本土的视效制作公司是可以做出这种级别的电影的。《哪吒》也算是标杆性的动画电影,人气很高。但电影行业里边有一个比较怪异的现象——一部电影冲上去了,大家一跟风,质量又全部下滑了现在还是处在这种趋势里边。希望未来国产影片的类型、工业流程能变得更标准,逐渐把这种大起大落的趋势缓解下来。

  《疯狂的外星人》剧照

  想来,国内电影背后的特效公司们之所以会呈现出如上特点,也和国内特效的整体实力水平以及各自的实力差距有关。

  当时郭帆跟我讲他在筹备一部叫《流浪地球》的戏,一部科幻片,希望全产业链都由我们中国人自己完成。我当时非常感动,他这个人特别让我敬佩的一点就是魄力,我觉得对于整个电影工业来说这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选择。“如果我们自己不去做,我们永远不知道跟人家的差距是什么?我们中国电影,包括类型片、特效片的春天到底什么时候能到来?”

  不过,就算是国外的特效团队,其实也都各自有擅长的强项,并不能一概而论。而国内的特效团队,同样如此。比如参与了《哪吒之魔童降世》部分特效镜头的深圳克洛特视效公司,在业内因做水场景的特效而出名,从而被介绍到该片的制作中去。

  《哪吒之魔童降世》在饺子的最初设想中,特效镜头大概有近5000个,不过在最后的成片中,真正呈现出来的则接近有1400个特效镜头。由詹姆斯·卡梅隆监制的电影《阿丽塔:战斗天使》一出,全CG制作、栩栩如生的阿丽塔,让国内电影人感叹着我们目前所不能及的动作捕捉、表情捕捉的高超技术。

  魏明

  《一出好戏》

  《流浪地球》片场照

  也正因此,从整体上来看,国内的特效技术呈现出来的水平显得参差不齐。尽管中国的特效行业一直以好莱坞为学习的标杆,同一行业在两种文化中不同的运作模式也真实存在。

  中国的电影特效处在一个什么样的节点?我要说高不成、低不就,有点自贬。应该说还是处在向工业化奔跑的路上。

  《流浪地球》

  这几年国内特效行业变化很大。从最开始的一个人要干很多职位——你要同时做模型,做贴图,做灯光,做渲染,甚至又做合成,到现在每一块都有专门的人去做,这是一个比较重大的转变。这样我们在每一个模块里边才可以做得更好、更精,带来的弊端是周期变得更长。但是目前来看,这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标准,下一步就要考虑到工业化和自动化的问题。

  曾经,中国电影特效的价格在全世界都是最低的,大家都说,给一部电影做特效只要花五毛钱。

  现在我们也成立了后期联盟,大家尽量地去抱团取暖。一个是从制作的角度上来说,共享更新的技术。另外一个就是探索特效公司怎么在电影产业里找到更好的商业模式,最起码让大家不用再为了衣食住行而担忧,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创作上。

  而我们和国外之间存在的技术差距,一方面是因为发展时间的限制,在国外特效体系发展成熟之时,我们的特效行业才刚刚起步,真正的发展也不过这十几年的时间,必然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追赶,另一方面也受限于整个影视大环境的影响。

  《哪吒之魔童降世》剧照

  丁燕来相信,《流浪地球》式的成功或许可以复制,但制作模式是不可复制的。因为最终效果是靠特效团队拼出来的。不可能每部国产大片都靠情怀。让丁燕来感到欣慰的是,“五毛钱特效”的骂名已经骂醒了一批导演和制片人,他们对特效的理解不再仅限于“坐在电脑前动动鼠标”,这是行业规范的开始。

  魏明的特效公司MORE VFX也参与了《流浪地球》的制作。他至今清晰记得郭帆动员他们的话,“如果《流浪地球》这事折了,中国的科幻电影想再往前再走一步,时间可能要往后推很多很多年。”

  特效这个工种基本上贯穿了电影的全流程,从剧本刚出来以后,就有视效部门进入到设计的工作里面,一直到前期拍摄,到后期制作结束,特效部门可以说算是除了导演以外在组里待的时间最长的一个部门了。所以它现在已经不能仅仅定义为后期的一项工作了。

  此前,宁浩在筹备《疯狂的外星人》时,想到的特效团队就是合作多年的MORE VFX,不过鉴于其中外星人和小猴子所需要的生物技术属于目前世界顶尖的特效技术,国内还无法达到一定的标准,徐建就婉拒了宁浩,于是宁浩找了国外的四支特效团队Tau、Tippett、Buf、Oblique来实现。

  “五毛钱特效”是一句玩笑话,但生动展示了中国观众面对粗制滥造的电影特效时“怒其不争”的心态。不知不觉间,中国电影似乎已经摘下了“五毛钱特效”的帽子,至少在顶级制作的国产大片里是这样。我们甚至已经有了可以引以为豪的特效大片,比如《流浪地球》。

原标题:恢复裁员!汇丰3.5万员工“饭碗”难保,一季度业绩跌近50%

原标题:毛晓彤与好友聚会喝咖啡,妆容精致状态好,纤细身材如芭比娃娃

原标题:墙面刷白不装吊顶,全屋没有造型,极简设计的家真是越住越舒服

原标题:[原]滴滴自动驾驶首轮融资超5亿美元 加大研发投入 助力“新基建”

回顾上半年全国楼市的表现,“南强北弱”的格局已经奠定,南方城市尤其是长三角楼市率先在疫情过后快速复苏。而在长三角楼市中,可以说“最热是杭州”。

原标题:路遥病入膏肓,妻子却将离婚书递到他面前,弟弟:这真不能怪嫂子

原标题:《幸福,触手可及!》开播,欢喜冤家意外相识,竟随即见了家长?

原标题:夏日里的穿搭,助你成功吸引妹子目光!

原标题:110穿成90斤!这裤子绝了,遮肉提臀显腿长,舒服到不想脱~

原标题:合理的坐月子应该注意哪几点呢?

原标题:公安部部长助理兼办公厅主任聂福如离任

原标题:心理测试:三个熊孩子,你讨厌哪一个?测你渴望的婚姻有几个孩子

新京报快讯 据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网站5月23日消息,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发言人就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外长涉港联合声明发表谈话。

原标题:Robotaxi离真正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还有多远?

原标题:万茜这个女人,也太CELINE了吧?


当前网址:http://topcoatrestorationsandconversions.com/zuixinbanbenyihongyuanyelangshequbishujingpin/124141.html
tag:最,新版本,怡红院,野狼,社区,必属,精品,2020年,

发表评论 (164人查看0条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